如欲轉載歌詞,請標明譯者及出處網址!謝謝!
譯者︰藍天死線悠□翻譯連盟( http://bluesky-anime.net

Claes tranquillo ~ 眼鏡與一個誓言 ~

「無論是做菜、畫圖、或是演奏樂器都很有趣,
這裏還有看不完的書……」

 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能夠體會悠□打發時間的樂趣
這是在很久以前《父親(爸爸)》或是某個人教導我的事情
──我有種這樣的感覺……

「在七碼內可以百發百中之前,不准給我回來」
──《少女的教官(拉帕羅)》這樣說過…
少女奏出日與夜的《輪舞曲(Rondo)》子彈在雨中持續起舞……

服從命令──『制約』即是『鋼鐵的《法則(Legge)》』嗎...
《小姑娘(克拉耶絲)...小姑娘(克拉耶絲)...》

「因為沒有教養跟好奇心的傢伙,沒辦法當一個好士兵」
──《冷淡的教官(拉帕羅)》這樣說過…
少女在《照片(Fotografia)》中像是很重視般 緊抱著書本在微笑……

以記憶作交換──『制約』即是『鋼鐵的《牢籠(Gabbia)》』嗎...
《小姑娘(克拉耶絲)...小姑娘(克拉耶絲)...》

「射擊的練習暫時終止,
明天一早我們就要出門……」

「──從那之後,我們常常都會到湖邊。
倫巴底亞、威尼托、彼蒙特……。
我們在公社裡總是很少說話,
彼此都忠實擔任教官跟學生的角色,
但只要在湖邊,我們就聊得很多。
這是我們兩人之間默許的約定……」

【正當防衛以外不可以拔槍】
以地下鐵的流氓作對手的小型實地訓練
閃亮的《小刀(Knife)》刺過來的瞬間衝擊
【拔槍的時機比射擊技術重要】
明明已告訴過我這是很重要的……

呀呀...進入小刀的攻擊範圍之後 即使決定要用槍
呀呀...當對手進入攻擊範圍之後 才拔槍已太遲了
──下次開槍時別猶豫……

公社的射撃訓練場 → 少女卡住了的SIG →
快速地靠過去的拉帕羅 → 被牶頭彈飛的荷莉葉特 →
劃弧似的毆打喬瑟 →
在那身後站起的荷莉葉特 →
舉起兇器的架勢 → 瞄準了拉帕羅 →
目睹一切的我拔了槍 → 這次沒有猶豫了……

「在我出院後不久,拉帕羅先生便離開了公社。
留下了宿舍的鑰匙和眼鏡、以及數不盡的回憶。
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

【我要你在戴著這副眼鏡時當一個聽話的克拉耶絲】
這不是能改寫的『命令』... 而是以血交換的『誓言』

(Si, ho capito.)

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能夠體會悠□打發時間的樂趣
這是在很久以前《父親(爸爸)》或是某個人教導我的事情
──我有種這樣的感覺……

──克拉耶絲的悠□時間(Claes tranquillo)

※譯註︰Claes tranquillo意思大概是指克拉耶絲的悠□時間



「這不是能改寫的『命令』... 而是以血交換的『誓言』」

雖然在下本來就滿喜歡克拉耶絲這個角色,不過這首歌會排在全碟喜愛排行榜第三位,應該要歸功於那色彩多變而豐富的旋律吧?最初聽這首歌時,在下還以為是在聽數首不同的歌呢!XD這種□適與激昂的旋律在歌曲中不斷交替可說就是這首歌的最大特色吧?

由於克拉耶絲"沒有"輔助官,故此不用出任務,除了協助公社對義體開發進行研究外,她都是獨自一個留在公社看家。懂得如何打發時間,對獨自看家的人來說是很重要的。歌曲一開始可以聽到克拉耶絲在開發菜田的鋤泥聲。就我們所知,克拉耶絲平時在公社的時候會繪畫和彈鋼琴,吉安也會要求克拉耶絲在看電影後寫觀後感等等。不過克拉耶絲在繪畫時會畫"想像中的湖"、喜歡去"圖書室"看書,以及心血來潮在公社開發菜田等,我們後來都知道受到她從前的輔助官──拉帕羅的影響。

然後進入克拉耶絲的回憶部分,旋律節奏一轉為嚴謹而帶規律,伴以雨聲、射擊以及彈殼落在地上的聲音,描述的是克拉耶絲跟拉帕羅初相識接受射擊訓練時的情況。印象中拉帕羅是軍人出身的,所以亦將克拉耶絲視為軍人般嚴加訓練,因此該段旋律亦很有上級向下級下命令的感覺。然而對於剛剛成為義體,還未習慣四肢感覺的克拉耶絲來說,這些訓練並沒有成果。在同事的穿針引線下,克拉耶絲因為錯誤的指示來到拉帕羅的房間,此時背景響起克拉耶絲敲門進入的聲音。拉帕羅發現制約使克拉耶絲把從前喜歡閱讀這事完全忘掉了,從而改變了他的訓練方針;也因為拉帕羅好士兵該具有教養與好奇心的一番話,再次引起了克拉耶絲閱讀的興趣。後來克拉耶絲會想要種菜,也是因為看到拉帕羅在看種植蔬菜的書吧?

經過「夜會事件」後(笑),拉帕羅決定以垂釣來訓練克拉耶絲的手腳協調。旋律再度轉為平靜悠□,背景傳來鳥叫、捲線聲、湖水的聲音和拋釣線的聲音。在湖邊,拉帕羅教曉了克拉耶絲悠□打發時間的樂趣,兄妹間亦因此逐漸加深了彼此的理解。

接著旋律再轉為規律且更為明快,克拉耶絲一邊回想起拉帕羅的教導一邊進行實地訓練。如果各位曾看過在下《緋色の風車》的翻譯,或會有印象在下是非常喜歡這一段歌詞的!漫畫中並沒有描寫克拉耶絲與流氓們的實戰經過,然而陛下的歌詞卻能呈現出實戰那份逼力!尤其是之後的一段旋律與歌詞的配合︰「…呀呀...進入小刀的攻擊範圍之後 即使決定要用槍,呀呀...當對手進入攻擊範圍之後 才拔槍已太遲了」流氓以小刀刺向克拉耶絲那電光火石的瞬間彷彿就浮現在腦海中!

緊接下來是全曲的高潮所在,故此旋律節奏也是最為急速的一段。在下對音樂類型並不是太熟悉,那伴以響板的編曲,聽起來應是佛朗明哥舞的曲調?此段陛下亦使用了大量的音效來重演那一幕場景︰公社的射撃訓練場(有規律的射擊聲)→少女卡住了的SIG(射擊聲停止,槍枝的喀嚓聲)→被牶頭彈飛的荷莉葉特(撞牆的聲音)→劃弧似的毆打喬瑟(以拐杖毆打喬瑟的聲音)→舉起兇器的架勢(荷莉葉特舉起長檯的聲音)→目睹一切的我拔了槍(克拉耶絲開槍掃射的聲音)

因為這次事件,義體的制約要重新改寫,而拉帕羅亦因對公社的作法感到質疑而決定到外邊調查。或許是有預感已不會再見面,拉帕羅將宿舍房間的鑰匙交了給克拉耶絲,讓她可以自由閱讀房內的書籍;同時亦將克拉耶絲過去曾佩戴的眼鏡交給她,並立下了誓言。漫畫對於拉帕羅去逝一事輕輕帶過,友人指動畫有暗示他是被公社暗殺的。克拉耶絲被公社消去了有關拉帕羅的記憶成為開發實驗的義體,但除了其言行在無意識中還是受到拉帕羅影響外,她還隱約的記得以血交換的誓言。到這裏不禁回想起Ark那句肆意竄改他人記憶,便自以為成了神的歌詞。然而即使記憶被改寫,有些事還是烙印在意識深層中。雖然這對兄妹以悲劇作結,但拉帕羅那以血交換的誓言,對現今孤單一人的克拉耶絲來說,也算得上是個『小小的幸福』吧?

相關閱讀︰
緋色の風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