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德語︰
本人不會半點德語,歌詞中在歌本裏沒有標明的德語皆引用自兩個參考網站,亦無法肯定是否完全無誤。

 

如欲轉載歌詞,請標明譯者及出處網址!謝謝!
譯者︰三日月
參考資料︰天罰會議 & SHを歌おう@wiki

她成為魔女的理由 (1.2 beta)

「為甚麼…為甚麼不可以讓這孩子成為方伯(※1)家的繼承人!?」
「如果是談那件事的話,那個話題該早已結束了」
「因為是妾生的…不…是因為這孩子身上的缺陷」
「太絮叨了,Anneliese。」
「啊啊…對不起。全都是因為母親…將你生成這個樣子的…是這個母親的錯」
「我已說過太絮叨了!」
「啊啊…」

「Anneliese,你的心情我感同身受。
但我…還是不會…原諒你的」

孩子 (März) 呀 不知道光是甚麼的你
並不明白 視力 那概念的本質

孩子 (März) 呀 抱緊在我背上的你
說著「媽媽 (Mutti)。光,很溫暖呢」 天真無邪地笑著

啊啊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生下你的是我 是我 是我 是罪孽深重的《我》……

「哈啾」
「會冷嗎,März」
「嗯」

既是母親也是姊姊,既是判罪者亦是贖罪者。
Therese von Ludowing不為人所知的故事……。

移居至森林 贖罪的日子
收集藥草 試著煎製

即使向神禱告 亦是無法傳達
緊抱著罪孽 是無法禱告的

為了這孩子 至少 將能夠做到的一切
無法甚麼都不去做 而只顧著哀怨嘆息

──癒合傷口,治療疾病,
有時候甚至將已傾向冬季的嬰孩救回(※2),在森林裡住著女賢者的傳聞,
不知不覺間已廣達千里,導向了諷刺的命運……。

那一夜 闖進來的 是微服前來的侯爵夫人
(「這孩子還未死的!我…我知道的!)
在沒有月亮的黑暗之中 深信著希望的燈火
(你看,她是這麼的有生氣。我不相信!她將來可是會成為一位堅強的美人!)
讓母親披頭散髮 為之奔走的 是另有隱情的侯爵千金
(她可是我的女兒。帝國中的公子可不會將她棄之不顧!)
被緊抱在懷中 早已沒了氣息
(真叫人困惑呀。啊啊…)

將幼女託付給女賢者 夫人放聲痛哭
(但這都沒所謂了。只要讓她活下去…讓她活下去…」)
(「Sophie大人,堅強一點。請相信賢女大人吧」)

既有被拯救的生命,就會有被奪走的生命。
將之與因果報應撇除掉的話真的好嗎……。

Hörst du mich, du stehent?
dann komm her zu mir ... grab mich aus ...!(※3)
(在那邊的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那相信我就好了…來將我挖出來吧…!)

藉著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孩子得到了光芒
然而那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嗎 到了現在還是無法判斷……

「嗚」
「啊啊啊啊啊…」

「Mutti」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這個魔女將爸爸!」

「說是Thüringen的魔女…很可怕呢,哥哥」

「這個魔女!」

「不當個乖孩子的話,就會被魔女給…吃掉啊!」
「嗚哇…」
「哈哈哈」

「像你這種人去死…去死吧!」

Ah...Ah...Opferung
Die Opferung...AhAh...Opferung...
(啊…啊…犧牲
犧牲…啊啊…犧牲…)

一度為冬季所環抱 我那教人疼惜的可愛孩兒
能在春日的陽光中活潑地展露笑容 是作為母親的祈願

「對信仰報以恩寵,對異端就不能不報以業火!
來吧,諸位!向魔女施以鐵槌─!」

「施以鐵槌─!」

這份思念如今 也只有 空 即使是短暫的陽光(光芒)
    也因弄 而被奪走了
        
看吧 啊啊 這齣喜劇 那就讓我成為詛咒世界的真正《魔女》……

「點火」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然後,【第七的喜劇】會被反覆延續下去吧……
(Und die siebte Komödie wird sich wiederholen)

登場人物︰
Anneliese(方伯妾室): Rica Fukami(深見梨加)
方伯家主: Toru Okawa(大川透)
Therese von Ludowing: MIKI
März von Ludowing: Junger März_PROTOTYPE β
Sophie(侯妃): Miyuki Sawashiro(沢城みゆき)
Walter: Nobuo Tobita(飛田展男)

※1︰方伯 - 也就是在《光と闇の童話》中提及的神聖羅馬帝國爵位之一Langraf。由於日語將它譯作"方伯"(古代中國諸候稱號之一),故從之。

※2︰冬季,在Sound Horizon Kingdom的字典裏有著「死亡」的意思。所以這句是指「瀕死的嬰孩」。

※3︰不確定此段德語是否正確。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這個序章中的好幾個謎題,似乎都能在這首找到線索,但有線索也還是無法看出全貌!(翻桌)

先談雙方關係應該比較明顯的März和Therese,從歌詞中「生下你的是罪孽深重的《我》」一句看來,二人屬母子關係應該沒有疑問。不過教人起疑問的一句「既是母親也是姊姊,既是判罪者亦是贖罪者。」雖然有想過會不會只是為了掩飾身份之類的可能性,不過最有可能的始終還是近親相姦這個選項吧?(喂!)會這樣相信主要是因為有聽說網上考察認為März有可能是患了白化症(參考資料︰醫學百科)的白子。有白化症的人的特徵是皮膚呈乳白,頭髮、眉毛等亦為白色。眼睛的瞳膜色為淡紅,瞳孔呈深紅(看看初回限定版封面的那位少年……)。而由於缺乏黑色素保護,白化症患者的眼睛畏光,容易會演變成弱視(歌詞中提到März的視力天生有問題),皮膚亦容易被曬傷(所以移居到茂密的森林居住?)而致病的原因是出於遺傳因素,多是發生在近親通婚的地方。如果以此作為證據,而Therese同時擁有作為März的姊姊的身份的話,März是Therese跟其父親通姦產下的孩子的可能性相當高。至於到底為甚麼Therese會誕下父親的孩子,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交待得很清楚。雖然Therese認為自己得為März生來有缺陷而贖罪,不過考慮到以從前的人的角度來看,無論是自願還是被逼,女性也有可能會認為自己也有罪?而加上歌詞中「既是判罪者亦是贖罪者」一句,個人覺得總不會是涉及「父女間的異常愛情」吧?想到此曲一開始提及到有關方伯家的繼承問題,有想過會不會是因為沒有誕下子嗣而對自己的女兒下手的可能性……當然這只是個人的猜想。(順帶一提,在下現在終於知道為甚麼4th Story「Elysion」中的El也是白髮紅眸了…因為『女兒會再成為母親 如果生下女兒的話』…)

至於另一對比較容易查考的,就屬侯妃Sophie微服尋找Therese希望能救回的女兒,應該就是Elisabeth。嘛…之所以容易是因為這是馬後砲︰在7th Story「Märchen」中,Elisabeth在《磔刑の聖女》一曲內表明了她是『選帝侯的女兒』的身份。我們可見在《この狭い鳥籠の中で》侯妃一路緊抱著Elisabeth命人快馬前進,到這首歌時慌亂的闖入請求Therese救治,但當時孩子已經反魂乏術了…

最讓人混亂的,還是Anneliese這位方伯妾室,以及她所誕下的那位身體有缺陷的孩子。在最開始的一段對白中猜測,Anneliese很可能是方伯家的妾室。而從《光と闇の童話》中Theresa稱自己流著Landgraf(方伯)的血統,加上這首歌中Therese表達了她對Anneliese的理解和不原諒,可以假設Anneliese是Ludowing家主的妾室?但問題是Anneliese的孩子是誰?為甚麼Therese會無法願諒她?Anneliese在《この狭い鳥籠の中で》中到底是在指示Walter做甚麼?故事中都沒有明言…

以下是屬於在下的地平線 (?)︰
Anneliese身份的可能性,關鍵還是她那位身體有缺陷卻有繼承方伯家可能性的孩子是誰吧?最初還沒有怎細看歌詞時,很直接就猜想這位有缺陷的孩子會不會就是說März。但若是指März的話,那Anneliese就是要自己的女兒跟自己丈夫通姦產子的母親了…的確是無法原諒,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不過,再怎樣也是母親,我想Therese總不會直呼其名吧?

當然也有可能Anneliese只是剛巧也產下了跟März一樣生而有缺陷的孩子,這樣的話,也可以解釋到Therese無法原諒Anneliese以及跟März移居到森林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Anneliese會對同樣可能有繼承權的März不利。

不過Anneliese到底指使了Walter做甚麼?跟Elisabeth的死有關嗎?年幼的Elisabeth為何會死?是病?是意外?要是Anneliese跟Elisabeth的死有關的話,方伯的妾室又為何會跟侯爵夫人及其千金扯上關係呢?Elisabeth的身世到底有甚麼隱情?…在下想這些迷團大概要在7th Story「Märchen」中才會解開吧?

最後,關於Therese如何救活Elisabeth,而März又為何重獲"光明",應該跟Booklet中那個傳出「Hörst du mich...」的水井有關。個人的猜想是Therese用了自己一直以來的研究去救回Elisabeth,然而正如唸白中提到被遺忘的因果關係,加上Therese之後提及März曾「一度被冬季所環抱」,相信在Therese救活Elisabeth時,März卻因而喪命,痛失愛子的Therese這時被水井(Id?衝動?本能?)所呼喚,而引發了讓März復活並獲得"視力"的奇蹟。然而悲劇仍然降臨到這對母子身上︰März被推下水井死亡,Therese則被當成魔女抓走處以火刑。Therese在被燒死前聲言要成為真正的魔女詛咒世界,März則在被燒焦的人偶Elise的引導下成了復仇的亡靈Märchen von Friedhof…

不得不提的是「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隨碟附送的兩首Bonus track。現在知道它們的旋律正是7th Story「Märchen」的主題旋律。其實到最近在下才發現原來這兩首Bonus track也是有曲名的(聽說是同好利用JASRAC作品Database查找出來的,順帶一提,原來陛下大部份同人時期的作品也都有登錄到JASRAC…),收錄在初回限定版的為《黒き死の行進(黑色死亡的行進》,在優美的弦樂旋律中大家可以聽到群鼠橫行的聲音。而收錄在普通版的則是《テレーゼ、もしくはエリーゼの為に…(給Therese,或是Elise)》,當中「エリーゼの為に」正正就是貝多芬的著名鋼琴名曲《給愛麗絲》的日版翻譯名字。最初因為聽到《宵闇の唄》引用了這首名曲而去查找資料,意料之外地發現到原來曲名內有典故︰《Für Elise》實為貝多芬書寫得過於潦草而引起的誤會,不少考証認為曲名應是當時貝多芬愛上的一名女性的名字──Therese。將Bonus track命名為《テレーゼ、もしくはエリーゼの為に…》,實在無法不去想陛下是拿了這典故來借題發揮?

由於最初覺得這首歌"萌點"最少,所以算是這張Single中比較沒興趣的一首歌。但在細嚼歌詞故事後,才逐漸領略到這首歌的味道。首先得稱讚MIKI演活了Therese這個角色,從尋求救贖的心情,到渴望兒子得到幸福的心願,以致充斥著滿腔的怨恨誓要向世界報復,都演得淋漓盡致。另外也很喜歡描述侯妃闖入哀求Therese的一段,寫得很有視覺效果,完全能呈現愛女猝死母親那種徬徨無助的情境。

最後,從各方面而言,MIKI和Therese果然都成了真正的魔女……真像是陛下的惡作劇啊!!

p.s. 是想要用橘黃色文字像Booklet那樣砌出"七"字的型狀,但看來未必成功呢…

p.s. 根據花想的考察,原來這次咱們男主角的名字Märchen von Friedhof,Märchen大家都知道是德語中的"童話",而Friedhof在德語的意思正正就是墓地,所以名字的意思就是『來自墓地的童話』,實在是一個概括了整個故事的好名字XDDDD

p.s. 既然連想到März跟El同樣都是白化症患者…腦中竟然聯想到該不會是Abyss在尋找屬於他的Elys時途中找著Therese,因為對方卻生了個男嬰所以就將兩母子都棄之不顧…(喂喂喂,這太超過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日月 的頭像
三日月

三日月的寢台

三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